祈夏

无。

A late one month curse🙄 Not suitable for relationships at all.

灵魂浪漫的生物工程师
“我悄悄走在东伦敦的废墟之上 生怕惊扰了安睡的艺术品”

被东伦敦自由的风刮起衣摆
“是上帝醉酒时建造的花园”

算是化了妆的购物日
一到半夜就不开心了

我现在很不懂男人的逻辑了。
大家都是骄傲的人,唯有我愿意放下身段的时候,事态可就不怎么明朗了。

#今天是个被姨妈拽去公司干活的十公分少女

THE PROBLEM IS NEVER SORTED, THET ARE JUST IGNORED.